案例展示
Show Case
您可以點擊在線留言按鈕來提交您的意向訂單:

在線留言
您也可以通過以下方式在線與我們溝通: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服務項目 > 互聯網寒冬:你需要撐的,不只有2019|行業動態

互聯網寒冬:你需要撐的,不只有2019

津購科技官方網 www.shywilder.com 時間:2019-09-27 09:18
記憶里,過了年很快就是春了,冷是年前的冷。而最冷的日子里,火紅的燈籠,對聯,商家的大紅裝飾,借著年的由頭鋪得到處都是。眼里看著紅色,身上也沒那么冷了。過了年,開了春,很快便是冰河解凍,嫩芽萌發。

近些年不太行,總是年后飄雪。人在寒風里挨著,痛感冬季漫長。

記憶里,經濟危機總是國外的事。冷是一陣的冷。而最冷的日子里,眾志成城,多難興邦,挑戰與機遇并存,眼里看著鼓舞的文字,心里也沒那么惶恐了。熬過那段,訂單如雪片般飛來,很快便是鮮花著錦,烈火烹油。

今年不行。危機被稀釋了,也被拉長了。裁員的消息如同暮鐘般陸續響起,新年與它無關。華為停止社招,美團3分鐘裁員,知乎裁員比例達20%,錘子垂死掙扎。這是年前。

每當消息出來時人們總會心里一涼,然后深吸一口氣,扭過臉不去看它。我們嬉鬧著,一頭扎進春節檔電影大戰,“小破球”一飛沖天,翟天臨不知知網等社會娛樂事件里,仿佛一切如常。

但寒冬沒有停。

新年后正月十一,滴滴在月度全員會上表示做好過冬準備,整體裁員15%,涉及2000余人;

正月十三,京東集團于開年大會上宣布,2019年將末尾淘汰10%副總裁以上的高管;

正月十四,人人車被曝暴力裁員,經理以下全部辭退......

寒冬無視新年,無視嬉鬧,無視你是否心涼。消息一則又一則錘下來,夜還長。

廢名的詩后面還有一句,前面說漫天繁星,但后面就緊跟著“清晨醒來”皆是“冬夜夢中的事了”,大有盛世如夢的意境。

互聯網行業亦是如此,試問哪夜沒有星光閃耀呢?只是能連續撐過幾個夜晚的星,怕是沒有幾顆。而全部歷史才不過20年的中國互聯網行業,遍地都是new money.

互聯網寒冬:你需要撐的,不只有2019


拐點

關于本次互聯網寒冬,我有三句話要說。

第一,丟掉幻想,準備應對持久戰;

第二,互聯網紅利期已過,或者說,過去,傳統印象中的互聯網紅利期,已經不復存在了;

第三,前途依然是光明的,但光明未必和你有關。

01寒冬持久

中國不是沒見過大風浪。接入世界經濟體后,97年亞洲金融風暴一次,08年全球經濟危機一次。這兩次危機中,第一次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镕基以強勁手腕順利度過,實行人民幣堅決不貶值,對內則實行擴大內需的政策。第二次則由于中國國際收支的資本項目還未完全開放、資產證券化的規模還處于初級階段、同時國內有著大量外匯儲備,因此并沒有受到太過嚴重的沖擊。

在上述兩次危機的過程中,無論是98年后中國大量的基礎建設雨后春筍般出現,還是08年后推出的一攬子(4萬億)計劃,就其本質來說,它就是社會消費不足,政府主導投資,變相消費以拉動經濟增長。

用好了,叫羅斯福新政。用不好,就是希特勒的德意志第三帝國,其本質都是凱恩斯主義。對一個經濟體來說,凱恩斯主義就像是強心針,它能幫你扛過這段,但并不能幫你活下來。正確的使用方式是:出現問題,打一針撐住,趕緊去醫院。其中“去醫院”才能根本解決問題。

以羅斯福新政為例,在新政后期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大量的物資出口歐洲戰場為美國注入了極強的經濟活力,從而順利渡過危機。在這個例子中,“歐洲戰場的極大市場需求”,就是美國經濟的“醫院”。

所以說凱恩斯主義究竟是“毒品”還是“妙藥”,其本質就取決于后續是否有新的經濟活力。



互聯網寒冬:你需要撐的,不只有2019


97年,國內百廢待興,08年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也還不到日本的一半。我們的總設計師曾經說過“天塌了有高個子頂著”,終于在改革開放后的第四十個年頭,我們成了最高的兩個巨人之一,而天又塌了。這次必須由我們親自來頂。

2018年第四季,經濟增長率將放緩至6.4%,創2009年首季以來新低。

中國的互聯網行業之所以發展迅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而2019,巨人在經歷著前所未有的考驗。

中國民眾消費能力在下降。

2018年,消費增速和去年相比下降了1.7個百分點,創8年來新低。

2018年,旅游人次增速首次跌入個位數,創下10年以來的新低。

2018年,看電影的總人次同比下降10.7%,平均上座率相比去年下降12.8個百分點。

外貿的情況也很不好。

2019年2月14日,海關總署14日公布的去年12月份進出口數據顯示,按美元計,12月進口按年減少7.6%,遠遜預期的正增長4.5%,而前值為增長3%;出口按年減少4.4%,也比預期的正增長2%、前值增長5.4%為差。12月以美元計價的出口創2016年12月以來最大降幅,以美元計價的進口創2016年7月以來最大降幅。

另外,外貿、外資等投資減少,曾經簽署的這么多合同契約不能履約,一大批企業的資金鏈將會中斷,從而金融體系就會不穩。

在過去,拉動中國經濟的三駕馬車分別是“消費”,“外貿”,“投資”,現如今紛紛遇到困難。



互聯網寒冬:你需要撐的,不只有2019


此次危機的直接導火索來自于去年3月份發生的中美貿易摩擦,至今仍處于談判協商階段,前景依然不甚明朗。但對于中國這樣巨大的經濟體而言,貿易戰是外部壓力,是火星子,真正的炸藥桶則是債務問題。其中包括地方政府債務與居民的個人債務。

要知道,家庭消費是推動中國結構性增長的要因,而由于17~18年的去庫存政策,房價的暴漲終于從一線城市波及至全國,使得大多數原本觀望的居民終于下定決心綁上了這輛列車?,F如今中國消費者債務水平迅速上升,這可能讓大家更不愿意花錢。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數據,預計到2019年底,中國的債務占GDP比率可能達到275%,高于2018年的261%。

地方債問題也同樣嚴重。1994年國稅、地稅分離的分稅制,對于20年來的中國經濟發展有著深遠的影響。分稅制讓地方政府有了經濟動力(壓力)去廣開財路,于是土地財政出現了,房地產泡沫越來越大;于是政府融資平臺出現了,地方政府債務越來越膨脹。

中共財政部7月18日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余額16.8萬億元,這看上去并不多,但地方政府除了發行財政部許可額度內的政府債券之外,通過城市建設投資公司等各類平臺融資的其它部分,則被視為地方政府隱性債務。

清華大學財稅研究所所長白重恩團隊的調研結果為,截至2017年6月底,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約為47萬億元。因此中國地方政府的真實債務,如果按照白重恩團隊的研究來估算,應該約為63.8萬億元。再加上中共中央政府的債務(2018年一季度末13.4萬億),中共政府的負債率(債務/GDP),就不是明面上的37%,而至少是94%(基于白重恩研究),遠遠超過了國際公認60%的警戒線。

在之前,債務即杠桿,短期內通過加大杠桿換取更大規模,更高速的經濟增長,這完全符合中國人民的利益。但需要指出的是,過高的杠桿必然會帶來不穩定性,在整個經濟周期良好運轉時可以飛速向前,但在外部合作伙伴出現變故時(中美貿易摩擦),就難免引發極大的危機。

我們當然有采取措施,發改委在2019年第1周便先后批準“江蘇省沿江城市群城際鐵路建設規劃(2019~2025年)”以及“武漢市城市軌道交通第四期建設規劃(2019~2024年)”,2項規模涉及3786億元的投資,加上此前廣西北部灣經濟區、上海、重慶、杭州和濟南等多個軌道交通規劃,我們在1個月內,已批準高達9300億的基建投資。

這便是前文所提到的凱恩斯主義。

但與1997年相比,我們的基建措施是否還有那樣巨大的改進空間?這些措施是否會變成“挖洞-填洞”的無效工作?這很大程度上,則取決于科學技術的進步水平。

此外,央行在一個月內兩次降準,金融機構間的“資金荒”已經扭轉為“資產荒”,而永續債新規的發布,則讓地方債又一次變成了搶手項目。

這些都是維持穩健的有效手段。

張瑞敏曾說,“創業就是從懸崖上跳下去,在落地之前組裝一臺飛機。然后駕駛著這架飛機向新的方向飛去?!?/div>

這個比喻其實也很像經濟發展的過程。危機出現便是從樓上跳下去,什么都不做,一定會摔死。而凱恩斯主義則是不斷地把下降距離增大,可以讓你在空中呆的時間久一點,但同樣的,如果除此之外什么都不做,那不僅會摔死,還會摔得更重,更稀爛。唯有造飛機,快速地造飛機,才是活下去的唯一正途。

需要指出的是,這次危機不是任何別的經濟危機,乃是特色社會主義的中國和老牌資本主義的美國之間關于經濟發展的規律認識不同而產生的摩擦,全部問題的根據就在這里。

周期性的經濟危機是資本主義的原罪,是生產的社會性和資本主義私有制之間的矛盾?,F如今由于科技的飛速發展在一定程度上延遲了這一矛盾的爆發,同時由于大多數人都沉浸于分享科技進步所帶來的紅利,進而忽視了這一問題,但矛盾是始終存在的??萍歼M步稍一放慢腳步,這一問題就會立馬浮出水面。



互聯網寒冬:你需要撐的,不只有2019


關于談判的焦點和分歧也早已不是秘密,在美國的聲明中我們可以看到諸多關于“技術轉讓”,“關稅壁壘”以及“網絡安全”等議題,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可商榷的,但有一點“扭曲市場的力量,包括補貼和國有企業”這一議題與目前國內的改革方向有著根本性的背離。

在之前,我國通過諸多外交手段已然爭取了許多回旋的空間,但現如今美國已清楚認識到“擔保監督”的重要性,對議題“落實”的要求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在這樣的情況下,再次通過外交手段換取回旋空間的可能性并不大。

過去的二十年中,中國已經憑借其自身超高速的發展證明了這一模式的可行性和與本國國情的契合性,另外出于各國內政獨立的原則,美國顯然無權對我國提出類似的要求。

兩個小孩在賽跑,小明跑不動了爸爸會出來給小明送點補劑或水,但小剛爸爸的教育理念是就得全靠小孩自己去跑,結果快被追上時,小剛爸爸跑過來攔著小明爸爸,不讓進場。

這顯然是不合理的。

也許在美國人看來,這并不是賽跑,而是兩個小孩在外面打架。小明打不過了回去叫爸爸,小明爸爸出來把小剛打了一頓。

賽跑是合作博弈,而打架則是零和博弈。

美國是一個強的資本主義國家。它的軍力、經濟力和政治組織力在全球都是一等的,這決定了中美貿易戰的不可避免和中國的不能速勝。

然而,美國發動的貿易戰爭是退步的和野蠻的,必然最大地激起它國內的階級對立、美國人民和中國人民的對立、美國和世界大多數國家的對立,這就決定了美國貿易戰的必然失敗。

同時美國發動的貿易戰損害并威脅了其他國家的利益,因此得不到國際上大多數國家和人民的支持與同情。

最關鍵的是,模式之爭,道路之爭又一次被擺上了桌面。在正面的世界經濟戰場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已經通過優異的成績證明了自身的優越性,或者說與本國國情的契合性。

中國歷來堅持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中也清楚提到了“互不干涉內政”這一點,我們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小明在近些年的賽跑中取得了亮眼的成績,小明第一沒有侵略他人,第二不強迫他人向自己學習,第三不阻止他人向自己學習。

可另一方面,快要被超過的小剛不去反思自身的訓練方法,竟然反過來要去指責小明的跑法不對,強迫要求小明向自己學習,這真的是匪夷所思。

但是對任何政體來說,路線的調整進步需要深刻反思,而國際博弈中,綜合國力和話語權又呈現著正比。從這個角度來說,恢復往日的友好互通,路阻且長。

眾所周知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中美貿易關系日益緊密,現如今,停滯便是極大的退步,更別說還有進一步惡化的可能性。

因此,在這樣的大背景下,一方面需要盡早找到新的增長動力去覆蓋這一危機,而另一方面,則需要廣大人民共同做好心理準備,共克時艱。

貿易戰的最終,勝利一定是中國的。但中國不能速勝,此次危機將會是持久戰。

02互聯網紅利褪去

產業角度來看,互聯網行業內部也正處于關鍵拐點。

人們很難記得,轉變具體發生在哪天。也許是不斷上漲的房租,也許是加班時間一再延長,又也許是車次越來越少的專線公交。一個時代的終結并不是突然一下子,很多人花了一年的時間才意識到,他們的世界已經不可逆轉的改變了。

大裁員出現的原因有兩種,一種是公司快不行了的前兆,而另一種則是公司將要調轉車頭時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此次的互聯網寒冬,一多半屬于后者。

前期資本的催熟,后期市場變化,商業邏輯的試錯,現如今商業環境瞬息萬變,而公司處于其中若想活下來,必須不斷地根據其實際情況來調整自己的業務邏輯,資源配重。

在不同的發展階段,對不同人才的需求是全然不同的?,F如今仍有許多人在抱有著陳舊的思想,以為按部就班的工作就可以萬事大吉。但事實上,隨著企業的發展必然會有許多崗位變得不合理,或者數量要減少,又或者將被徹底取締。而另一方面,新的崗位需求又會出現。

這時擺在普通員工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轉崗,或者被裁。



互聯網寒冬:你需要撐的,不只有2019


討論紅利期是否已經過去之前,我們首先要搞清楚紅利是怎么來的?

三種途徑:信息差,價值兌換/轉移,創造新的新增價值。

在中國,既得利益者不是好詞,但第三種途徑的既得利益者是腰板挺得直的?;ヂ摼W紅利的既得利益者便屬于該群體。

但腰板挺得直要有挺直的代價:先進生產力是一個相對概念,一時先進容易,一輩子先進那就要付出巨大代價。

優勝劣汰,不斷地優勝劣汰,這就是互聯網行業的命。

現如今國內的互聯網行業可以粗略分為兩種,一種是運營驅動的平臺型互聯網公司,一種是技術驅動的產品型互聯網公司。

第一種公司的核心業務需要以銷售、地推、物流配送、客服和平臺基層運營為主:比如阿里巴巴,京東,滴滴打車等。

第二種公司的核心業務則需要以產品開發,智能設備研發,互聯網基礎設施搭建為主:騰訊、網易、小米等。

二者的發展模式和發展路徑均有所不同,但二者都在進化。它們分別沿著不同的路線出發,然后同時來到了拐點面前。

對運營型公司而言,其技能點在了“大數據”上,以銷售地推為例,在過去,這些公司需要建立無數個子銷售團隊,在全國各地的各個城市去對接商戶,推廣自己的平臺。

但隨著大數據技術的應用,定向化的精準推送必將大幅提高其推廣效率,而效率的提高則意味著對人員需求的下降。

再來看產品型公司,在早期的互聯網時代,只要產品做到極致,只要服務能保證渠道順暢,只要口碑能出去了,就可以快速實現閉環、快速實現紅利的爆發。但現如今很難再有這樣的機會了。

一方面,由于互聯網行業的充分發展,使得各大需求已經被飽和滿足,并且有足夠多的人在進行著優化升級的工作,而另一方面,則隨著互聯網的“下沉普及”,使得原先的空白市場迅速被填滿,失去了人口紅利。

03光明的未來未必有你

行業升級在即,唯有技術方能破局。但老實說,5G普及起碼還得一年,大數據和區塊鏈的技術都知道是好東西,但目前唯一能應用于商業并且能閉環的模式,就只有個幣圈。至于人工智能,無人駕駛,光明的未來仿佛近在咫尺,但在冬天最后的夜里卻顯得那樣遙不可及。



互聯網寒冬:你需要撐的,不只有2019


行業進入了深耕期,每家公司都在拼內力,看誰能熬得住,看誰能把現有盤子里的蛋糕,盡可能多地搶到自己碟里。

有人會覺得,熬過冬天就好了。

沒錯,我認為冬天一定可以熬過的,并且熬過冬天確實就好了。但好的是行業,不一定與你有關。

在熬過冬天之后,與從業人員緊密相關的第一個重大調整,一定是“人才進一步高精尖,人員需求進一步減少”。

舉個粗略的例子,現如今的互聯網行業大約是100個七十分人才,在20個九十分人才的帶領下奮戰著。而在熬過冬夜的未來,互聯網行業將變為20個九十分人才,在5個一百分人才的帶領下,把之前那些人的工作都做了,并且會做得更好。

在這個行業里,技術飛速迭代,經驗累加失靈,資歷毫無意義。

不信,你去問問當年那個學flash的老哥,他現在在做什么?

誠然,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互聯網行業終將成為新一代基礎設施,充分滲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在這個過程中,發展快,人員需求量大,由于人才市場的供不應求,從業者們可以拿到一個較高的薪水。

但互聯網行業的對技術更新要求之頻繁之多變,對人才技能的迭代要求之快,也非其它行業可比。

讀書時有這樣一個段子流傳在我們中間,說一個學長斷言移動互聯網一定會爆發,花了一年的時間苦修Symbian C++(塞班系統),畢業證都沒拿到。后來主推這一系統的諾基亞跪了,這位學長淪為笑柄。

可多年后回頭想起這個故事,一方面要感慨學長的眼光和魄力確實有過人之處,另一方面也不得不感慨互聯網行業之多變。

15年左右H5標準規范制定完成,全國的互聯網公司都有著界面升級優化的需求。走到哪只要碰見HR,張嘴第一句就是打聽你身邊有沒有做前端的,緊接著不由分說就給你塞名片,薪水不是問題,翻著倍向上漲,介紹成功還有提成費。

第二年,前端工程師飽和度全行業第一,大量培訓機構出來的新人找不到工作。

互聯網行業“好就業,高薪水”的標簽吸引了一大批普通家庭的學子。培訓機構沒有門檻,嗅覺敏銳,相比學院派中對基礎知識的強調(同時與實際行業需求滯后脫節),培訓機構針對當前行業中最短缺的職位做定點培訓,從一定程度上為行業起到了良好的人才輸血功能。

但另一方面,培訓機構只送你這一程。上了車之后它便拿錢收工,至于你能不能被甩下來,什么時候被甩下來,則是你個人的事。

在這樣的外部環境下,大量的功能型人才涌現了出來。能干活,但干不懂。他們勤勤懇懇,日復一日地寫著“增刪改查”,在業內被戲稱為“搬磚”。

基礎建設的搭建需要“搬磚”,但現如今,幾乎每一處需要“管理系統”的組織都已經接入了。其次,就算有新需求出現,“輪子”的完善也讓這一環節的效率變得越來越高,底層程序員的需求在日趨減少。

而架構師,算法工程師們,則需要時刻警惕著。一方面你要不斷保持學習,確保自己時刻可以適應企業發展所提出的新的要求。而另一方面你也要承擔內心的惶恐,因為你知道,自己學的可能就是下一個塞班,屆時,無法跟上調轉方向的你,終將一無所有。

這個行業里,說實話我沒有見過家境優越的孩子。相對過高的準入門檻,極大的工作壓力以及超負荷的工作強度,如果不是出于愛好,一般的富家子弟確實沒必要吃這個苦。

與此同時,職業前景的不確定性,35歲即裁員的風險,學習能力的衰退,轉崗的不明朗.....這些事,在深夜空無一人的地鐵上,也偶爾會從心底浮出來。

是,我承認人生沒有容易的,但踏入這個行業里,就意味著你背上了“持續先進”的宿命,這就是高薪水背后必然要付出的高代價。他們不是“運氣好,選對行”那么簡單。

而新的生產力終將碾過,企業發展不會回頭。

穆旦回望過去時曾寫下詩說,“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不過完成普通的生活?!?/div>

而這些被綁上戰車的互聯網從業者們,我不知道他們的全部努力,能否完成那普通的生活。
>>相關新聞
分享到:
国产在线播放精品视频_免费精品久久天干天干_亚洲高清自拍自有码视频